>>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农村农业

一位不断追梦的家庭农场主

2014年08月04日 15:29:00

      易卫祥,仙桃市西流河镇白衣庵村人,一个从街头修车工嬗变而成的新型家庭农场主。2003年,他通过“瞟学”而涉足网箱养鳝领域,经过十年打拼,到2011年,其经营规模达到了320亩,6000箱,成为西流河镇养鳝状元;2012年达到450亩,8000箱,创产值1160万元,纯利润450万元,被仙桃市水产局授予“养殖状元”称号。
   2013年,他的经营规模扩大到1580亩,24800箱,成为全省网箱养鳝状元,并向全国网箱养鳝状元全力冲刺。三年“三连跳”,年方35岁的他,事业和年龄都正如日中天。
  一个普通的农村青年,如何能暴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用易卫祥自己的话说,是“天时、地利、人和”三大创业要素都已具备,自己只不过做了一个乘势而上的“聪明人”。而从当地干群和乡亲们的角度来看,正是他的胸怀、善良和勤奋,将这三大要素凝聚成了一个能量巨大的大气场,托起了这位年轻人的创业梦。


换位思考催化土地流转
   兴办家庭农场,首先面临的第一难题,是土地流转问题。易卫祥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他深知土地对于农民,是安身立命的最大依托。在土地流转中,农民最担心的是怕失权,怕失业,怕减收。“农民的这三怕都是对的,换了我也一样怕。不解决这三怕,说得水能点灯,也流转不到一分土地!”易卫祥说。为了解除农民的三怕,易卫祥用换位思考的理念,设计了“租赁+优先就业”的流转模式,使农户不失经营权,不失业,能显著增加收入。2012年之前,易卫祥所租赁的,主要是一些农户无力经营、无力改造的低产鱼塘,由于改造成本相对较低,他给的租金每亩不低于500元,租赁期一般为5年,且租赁金可一次付清。2013年,他相中了邻村邬家垴村的一片“鸡肋”地。这片地位于北胜垸最低处,由于不通路、不通电、排灌设施不健全,农民无法种粮养鱼,只能种莲籽,大水年成绝收,正常年景亩产200斤左右,除去投入,纯收入也就500元,故当地人称之为“弃之可惜,种之少利”的“鸡肋”地。由于改造成本巨大,易卫祥开出的租赁价是每亩400元。租赁期为16年,即到第二轮土地延包期满。而比租赁价格更具吸引力的,是原业主享有优先就业的权利,每个劳力月工资不低于2400元,年工资不低于2.6万元。农户租出一块地(池),解放一个劳动力,每年可以稳获2.6万元+租金的纯收入,这是流转前根本无法想象的利好。
  当然,有了这一模式,并不等于流转就能毫无阻力。农户对于易卫祥的流转,还缺少一颗“定心丸”:大家担心到时收不回经营权,担心打工的工资不能按时兑现,一句话,也就是担心缺乏有力的监督而产生“中途变卦”。易卫祥同样认为,农民的担心有道理,没有“定心丸”,谁也不敢贸然迈出这一步。他借助政府和当地村级“两委”这两股强劲推力,把定心丸送到了农户手上。在土地流转模式上,当地政府认为“租赁+优先就业”符合当前农村的实际,因而在全镇大力推广,已开始形成气候,这在大环境上支持了易卫祥;在具体流转合同的签订中,政府主动承担起监督方的责任,并组织司法等部门作为见证方、公证方,强化了合同的法律效力和监督力度。当地村级“两委”则在面积测算、资产清理、优先就业等方面,公平地维护双方权益,使流转能够平稳有序推进。今年,易卫祥能在较短时间内租下邬家垴村1260亩低湖田,与其流转模式的吸引力和地方政府、当地村级“两委”的鼎力助推是密不可分的。

产业扩张壮大家庭农场

  易卫祥家庭农场的核心主业是网箱养鳝。作为一个有眼光、有心计的新型农场主,易卫祥深知,一个产业只有实行上下左右立体扩张,才能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和风险的最低化。
  首先,易卫祥把眼光盯向了网箱养鳝这一产业的上下游,开始致力于核心产业的纵向扩张。上游,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供应领域进军,首先建起了一条“冷链”和一条“热线”。一条“冷链”是家庭冷库和冷柜,用以冷藏、供应蚯蚓、红丝虫等黄鳝鲜饲料。这一投入50多万元的设备,不仅解决了其自家饲料保鲜的问题,还给周边养鳝户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今年,他正筹备购置一台冷柜车,将冷鲜饲料的购进、销售全部拿在手上。一条“热线”是品牌饲料购销热线。他按市场对黄鳝的检测标准,倒逼饲料的质量标准,自费请华农和有关质检部门检测了5个品牌的黄鳝饲料,最后选择了岳阳一家厂商生产的“鑫富强”作为专供饲料。由于这种饲料养出的黄鳝抗病力强、体型好、符合市场检测标准,所以在本地需求量猛增,易卫祥也顺理成章地成了“鑫富强”的代理商。今年,他又将目光瞄准了种苗繁育这一块,已与华农水产学院合作,建立了50亩黄鳝种苗繁育基地,发展了3000箱种苗,明年不仅可以实现鳝苗自给,还可以成为种苗供应户。下游,他牢牢地掌握着自己的销售渠道。易卫祥高薪聘请了5名专职销售员,分驻上海、安徽等地,掌握16个网点的销售。市场的每一点信息,每天都汇聚到他手里,成为其经营决策的重要参考。2011年冬,外地汇聚来的信息显示,市场上供货的规格越来越小,许多不够品级的小鳝鱼也被上市,说明黄鳝存塘量严重不足,是发展的好机会。易卫祥将养殖规模从320亩增加到450亩,结果2012年黄鳝价格一路飘红,每斤达到35-36元,他自然是赚了个盆满缽满。
  同时,他还把目光盯向了与养鳝相关的左右产业,使自己的农场开始横向扩展。改造低产鱼池,开发新鱼池,包括修路架桥,都需要大量的施工机械。“请人施工不如自购机械”,仅去冬今春,易卫祥就投入250多万元,添置了一台大型挖机、一台船挖机和两台山地推机。这些大型机械不仅满足了其自身的施工需求,节省了大量开支,还出租到洪湖等地,开始为农场创造新的收入。随着农场规模的扩大,他与外界的交往越来越多,为了解决往来人员的消费需求,他顺势在农场内开设了烟酒副食经销部,每年也能赚取一笔可观的收入。
  产业链的扩展,自然需要资金。在地方政府的引介支持下,易卫祥以良好的信誉打通了资金渠道。目前,他的农场已成为省农村商业银行的青春福贷授信单位和省邮储银行重点扶持企业,每年的授信额达3000万元。这成为他扩张产业的巨大支撑力量。
  “船大经风浪,船小好掉头,都是商海真理。”易卫祥说,他要用一个一个的产业环为家庭农场链接起一个“产业舰队”,“大船带小船,小船护大船”,以求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互利双赢彰显好人情怀

  通过几年来的摸爬滚打,易卫祥深深体会到,必须走抱团发展的道路,才能在市场上占领一席之地,家庭农场也才能有一个牢固的支撑点。2011年,在地方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下,他与50个养鳝大户联名成立了“仙桃卫祥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
  合作社成立之初,易卫祥并不懂得如何操作。地方政府的农业专班派人驻社,帮他从建社章程到入社合约一点一滴进行设计,使其合作社一开始就成为“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股份制实体,避免了一哄而起的“空壳”弊端。作为发起人和最大持股人,易卫祥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合作社理事会的理事长。
  在为社员提供产、供、销服务的过程中,易卫祥实施的是“仁义经营”理念,用他的话说,就是“生意不要做清了汤,要多给别人一点水喝”。秉持这一理念,易卫祥自定了一个经营公式:按“常规利润率÷2”,确定收购、销售价,用价格优势去扩大市场份额。按照这一公式,他对内收购社员的黄鳝,每斤要比市场价高出1元,收购一般农户的黄鳝,每斤也要高出市场价0.5元左右。他向养殖户供应种苗,每斤要比市场价低0.5—0.6元。有人问易卫祥,这样的让利购销,你图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我一图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二图合作社的团结巩固,三图监督农户按时还清贷款的良好信誉。
  以市场份额为例,由于易卫祥的购销价均优于市场价,大家愿找他进种苗和饲料药品,他占据了周边市场70%的份额;大家也愿把产品销给他,他在市场上赢得了贷源充足质量好的声誉,使“易强”牌黄鳝有了一大批“铁杆客户”,每年的销售都可达到1500万斤,是西流河镇年总产的50%强。“微利+多销,总体上并不吃亏”。易卫祥常这样给人算帐。
  由于手握信贷授额,社员和农户找他担保贷款的每年都不下30—50户。为了督促这些户按时还贷,易卫祥必须用价格优势把他们的产品销售抓在手里。也由于有了这一招,他每年替人担保的几百万元贷款,基本都能按时贷清,这使他赢得了良好的银行信誉。
  “仁义经营”理念,使卫祥水产养殖合作社红红火火。目前,其社员已发展到245名,遍及周边镇办和相邻县市。而易卫祥的家庭农场作为合作社中的干骨与核心,自然也在合作社的发展巩固中不断成长壮大。


不倦探索激发能人智慧

  黄鳝养殖是一个技术密集型产业。特别是网箱养鳝,由于改变了黄鳝的自然生存环境,其技术要求更高。
  易卫祥养鳝,是从“瞟学”入道的。以在黄鳝培训班“旁听”得来的一点技术,他开始养鳝时效益并不理想。但易卫祥是一个肯钻研、善学习的人,他把知识和技术积累作为最大的“资本积累”,经过反复探索,接连攻克了三道技术难关。
  首先是提高鳝苗的开口率。野生状态的黄鳝,是肉食性的,且只吃“活食”。再加上鳝苗从外地运来,改变了原来的环境,要使它们开口吃饲料,难度很大。易卫祥多方查找资料,反复观察琢磨,创造了“三段式”的诱导法,即以活蚯蚓、红丝虫诱其开口,通过冷藏蚯蚓、红丝虫的过渡,再到以饲料喂养。这样循序渐进,使鳝苗的开口率提高到了95%以上,奠定了高产基础。
  其次是对网箱进行了改造。当前通用的养鳝网箱,规格一般为3×2㎡,由于面积过大,投食和清理都易容留下死角,不利黄鳝生长。易卫祥将网箱规格改为2×2㎡,且将每亩挂箱数由30—35口改为26—30口,大大改善了水体质量,使单产大幅提高。目前,其一年苗每箱可产成鳝72斤,亩产可达1800—1900斤,二年苗每箱可产成鳝100斤,亩产达2600斤。
  最重要的是,他创造了“两年段”养殖模式,在网箱养鳝领域掀起了一场技术革命。一般网箱养鳝,都是当年六月至七月上旬投苗,十一月至十二月起鱼,养殖期只有100天左右,池塘有半年时间“闲置”。易卫祥将“一年段”饲养模式改为“二年段”饲养,头年七月中下旬投放秋苗,养成“半成鱼”开始越冬,第二年惊蛰即可接着饲养,养殖期可延长到200天,池塘基本不空转。这一模式的最大优点是进苗价格低、风险小、产量高。二年段养殖单箱产量可达100斤,比一年段养殖高28—30斤。二年段养鳝的最大难题是越冬。易卫祥经过探索,从调节池水深浅,增加网箱内水草覆盖厚度等方面入手,成功攻克了这一难题,使这一模式迅速成熟。
  易卫祥胸襟开阔,对于自创的技术从不保守。他的农场就是一个实训基地,合作社就是一个常年课堂。除了请华农等处的专家讲课外,他自己经常给社员和周边养鳝户边讲解边操作。在他的带动下,他的农场、他的合作社乃至全镇,逐步实现了网箱养鳝的种苗、饲料、药品、技术、销售“五统一”,使西流河成为了全省著名的黄鳝出口备案基地。
  这几年,易卫祥的名气越来越大,财富越聚越多,但他没有一般大器早成者的倨傲,没有那些腰缠万贯者的浮华。言语不多,实实在在,每天穿着下水衣与工人们一道泥里水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位勤勤恳恳的鳝农。不经人介绍,谁也不会想到他是一位拥有几千万元身家的农场主,谁也不会想到他的头脑里,有着那样宏伟而又实在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