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文风情

兰全武唱红沔阳皮影

2014年08月05日 12:05:00

兰全武,江汉平原著名的皮影艺术家。他从十三岁开始学艺,十五岁入道,二十一岁担纲组队挂牌,从艺六十余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的艺术生涯达到一定高度。1973年受省文化厅邀请,专题录制沔阳皮影选场选段唱腔,唱片除在省档案馆存档外,其中《狮子楼》、《樊梨花告状》、《李陵碑》等折子和唱段被多家磁带商录制成音带上市销售,被县电台对外播放,有些音带流传到了美国、日本等地的华侨手中,被作为皮影珍品珍藏。八十年代,他三次代表西流河参加市皮影调演,获演员二等奖;他创作的《猪八戒学本领》被定为1982年在福州举办的全国皮影调演剧本(后因故未去),他本人被文化局批准为享受特殊津贴的皮影戏艺术家。现在,已八十多岁的他,还受聘为市皮影艺术家协会艺术顾问。可以说,整个七、八十年代,西流河皮影因兰全武而响亮,沔阳皮影因兰全武而走红。

兰全武的皮影有三绝,一是女腔,二是提影,三是编剧。

兰全武的女腔,特别是女悲腔,音域宽广,中气纯厚,吐词清晰。不管是5/5/7/5唱词,还是3/3/4句,他都能严格地唱成“三眼一板”,绝无“破板”、“带板”的滞涩;不管是一韵到底的“十字句”,还是中途可以换韵的非韵句,他都能保证“平声落脚”,拖腔响尾,绝无仄声落脚的逼促。他按照剧情和角色,将女悲分为“忧平”、“平平”、“怒平”、“悲平”等四种唱法,充分体现人物的思想感情。他在《哭子》等剧中用“悲平”表达丧子之母的悲痛欲绝,常令台下观众哭声一片。

兰全武唱功的另一绝活是善唱“水词”。皮影行当中,有剧本的唱词称台词,也称“墨口词”,演员凭的是记忆;没有剧本的即兴创作,称“水词”,也叫“浩水”,则要求演员随机应变,指哪唱哪,张口就来,必须具有深厚的功底。兰全武唱“水词”,除了心眼活,善于临场发挥,他还善于观察,善于思考,平时琢磨了很多“水词”素材装在心里,临场可以触类旁通、信口“拈来”。例如,他为了唱好医生开药方、人们下象棋的“水词”,认真走访医生,自己学会下象棋,按“医道”、“棋道”编了很多“水词”,演出时随口唱来,看似“水词”,其实内容一点不“水”。

提影是皮影艺人的基本功之一。为了练基本功,他从学艺时起,先练左手提影,待左手能操纵自如后,再练右手提影。“右手比左手聪明”,结果他一出师就能左右开弓,两手操纵。遇到角色不多的戏,一人即可提演全场。通过多年实践,他总结出了女影三种提法,男影三种提法。女影中,少女少妇脚步细促,手势温柔,腰段活软;中年妇女稳重大方,手足动静有度,腰段稳而不硬;老年妇女硬腰慢步,双手“半抱月”。其中老年武旦如“佘太君”,挺胸硬腰、反手拄杖,体现人物性格刚强。男影中,文生大派大格,方正庄重;武生大步踢脚,直腰挺胸;老生硬腰拖脚、拄棍抖须。因此,人们评价,兰全武的提影,惟妙惟肖,仿如真人。

大多皮影艺人会演唱不会创作,一般只能用别人的脚本演出。兰全武虽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但他能编能创,编创了很多颇有水平的皮影剧本。兰全武编创的皮影剧本,大体分为四类。一为历史演义类,如《薛丁山征西》、《李陵碑》等;二为民间传说类,如《唐明皇游月宫》、《乾隆皇帝游苏州》等;三为戏剧改编类,如《访友》、《武松打虎》等;四为配合党的各项中心工作的宣传唱本,如《计划生育好处多》等,直到2009年,他还配合血防改厕工作,编写了《血防改厕》的皮影唱词。目前,西流河镇宣传部门正将兰全武创作的二十多个皮影剧本(含折子、唱段)进行整理编印,以期作为一份“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推介和保存。

兰全武在皮影艺术上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完全出于其对这门艺术的热爱与痴迷。

首先,他是把皮影真正作为一门艺术来看待的。在一般人心目中,皮影被认为是难登大雅之堂的“杂类”,但兰全武在探讨了皮影的历史后,认识到这是我国最古老的文化艺术之一。它起源于贵族(宫廷杂耍),流传于民间,流布于全国,传播了三千多年(最早的传说起源于孔子),几乎早于所有的戏曲形式。在皮影起源的众多传说(如“孔子隔帘讲学”说、“观音创皮影”说、“张良创皮影”说、“魏征之子创皮影演瓦岗”说、“宫妃哄太子”说等等)中,兰全武独信魏征另一子蒙童为皮影殒命说:李世民与魏征君臣等在后殿演影戏,魏征抱着自己的幼子蒙童(未取名的婴儿)。该魏登场了,他忙乱之中将孩子放于戏箱中,一宫女不知箱中有人,将箱盖盖死了。等魏征下场后记起孩子,孩子已闷死于箱中。大家都很悲痛,李世民亲封“蒙童”为影戏祖师。兰全武演皮影不讲什么禁忌,唯一的禁忌是不准人坐戏箱。他说,影子就是人,应该受到尊重,何况箱子里还有祖师的灵魂。

其次,他钻研皮影有一股痴劲。他深知自己文化程度不高,为了演好皮影,他下苦功学习文化知识,从古典诗词、戏剧、音韵到现代汉语语法、修辞、标点,他无所不学,无所不记,光抄录的相关知识、积累的皮影常用成语、口语就有几十本。他创作的皮影剧本,改了再改,务求唱白俱佳。

同许多艺术明星一样,兰全武也拥有大量的“粉丝”。这其中最有影响的一位,便是原湖北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现任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主席、省新研会会长的王生铁同志。王生铁同志每次到沔阳(仙桃),只要有可能,都要看兰全武的皮影。有一年,他在通海口办点,从正月十六邀兰到点上演出,一直演到六月大农忙,整整半年,每一场演出,王生铁同志都看得如痴如醉,兴浓时自己还上去客串几段。因此,王生铁同志也与兰全武成了莫逆之交。(王桂红、冯常年整理)